What is Guerrilla Movie?
Guerrilla Movie游擊電影不只是一部獨立電影的製作與發行、一種對主流市場的反擊,更是一場影像革命的街頭運動。這項行動簡單的來說就是不在傳統戲院裡放映,而是以一種流動自助演唱會gig的方式小眾串連、出其不意地在城市任何可能的地點進行電影放映,有一種非常游擊的性質,經由一個點一個點的擴散和有組織性的零星攻擊,到最後必須達到一種大規模的地下放映。 

除了在市場上取得足以與主流市場對抗的規模佔有,其精神與意義更具理想性企圖:試圖解放與擴大整個小眾與獨立場景,串連所有小眾藝文的力量與資源,互助互享,讓創作者可以取得創作自由不受商業體制打壓、限制,積極結合任何可能的媒體平台或企業體,創造無人競爭的商業空間,以達到一種出奇制勝的境地。

http://www.guerrillamovie.blogspot.com 

.............................................................................................................................................................

Before "Guerrilla Movie" - 在游擊電影之前

事情是從N跟A兩位年輕人開始的:2001年,那年大家都還是藝術大學學生,正是貧窮但堅持理想的時期。N用辛苦打工賺來的錢買了生平第Guerrilla Movie一部DV,雖然拍了幾部學生短片,得了一些獎,但這總不是成大事的方式;A從進大學開始就開始產生懷疑這個教育體制所能供給的價值與目的,兩年來不斷的挑戰權威與教育體制,終於在三年級開始完全放棄並全面反抗整個不平等的社會價值觀與家庭及教育權威。活在台北,有時對一個充滿理想的年輕人是種考驗:漸漸耗損,最後被社會同化,這是很常見的。

從2004年開始,N跟A這兩個生活都出現問題的人開始籌拍第一部長片”Sunday Morning”。但關於小眾電影,有太多的全球化悲歌,尤其是華人電影;2006年總統戲院倒閉,轟隆一聲垮下的巨響驚醒了懵懂無知的我們,壓斷了支撐著國片孱弱身軀的最後一條腳筋,加上八大片商的壟斷與拷貝限制,小眾電影想擠上院線更是難上加難,年輕導演並沒有因政府增加輔導金而獲得更多機會,於是在沒有任何資金預算及家人不支持的情況下,所有想像得到及想像不到的事在四年的龜步中完成。


就在全台籠罩著悲肅哀痛的烏雲那年夏天,我們終於意識到,原來,所謂的電影這件事情不是買台日系的家庭DV晃一晃、然後躲在房間裡自己一個人埋首苦幹就可以了結的,我們正在做的事情不但沒有舞台,更不會有希望…。「若是發行電影成為一種社會運動呢?」這樣煎熬的日子裡常有些念頭出現。台灣在整體看來都不是一個很好的藝術發展環境,這麼做也的確是吃力不討好,但其實有許多默默付出的小眾團體辛苦地撐著整個台灣的「品味」,不至於讓最後一根西化的稻草壓垮台灣。這將是以一種運動性質的方式來發行電影,對抗好萊塢工業的,不上院線的,不買媒體,對抗國家機器,而且是網路世代的。

與其接受宿命性的集體陣亡,不如拿起鍋杓衝出去廝殺一番!為了生存,為了取得應得的市場配額與自尊,為了讓台灣的獨立製片更加受到重視,我們需要一場暴雨式的革命,一場電影的街頭運動,一種主動積極的對外來帝國式文化侵略的抗爭,以游擊隊的戰略與身段去呼應這個生態…,2007年,我們成立了游擊電影。

成立”游擊電影”是一種很硬派的、對這個社會的軟性抗爭,縱使在土壤貧瘠的環境中生長,我們依然對未來與我們所投入的產業充滿熱情與希望。當身邊超過一百個人告訴你,“現實比理想還重要!別搞什麼電影或夢想了,快去找個穩定的公司上班吧!”,你就知道,是時候你該用你的專長跟夢想來改變這個社會了!因為這樣的想法,同時希望可以盡自己的力量促使藝文與獨立電影圈更加活絡,所以在兼顧創作自己的影片與生活收入的同時,我們開始辦起小型的游擊影展,用我們的行動跟誠意走入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將改變的種子放進每一位來參觀影展或表演活動的觀眾心中。我們希望改變的除了讓創作者更自由,有更少的限制與更多的發表平台,也希望藉由藝文活動與店家的結合,用很生活化、自發性的方式為這個城市注入新的文化能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rstfilm 的頭像
firstfilm

★The First Film Festival 第一次影展官方部落格★

first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nny
  • 很不賴的影展耶!!!
    一定要去看的!!!
  • firstfilm
  • 你好!我們每天都會發佈新的消息,請隨時追蹤我們的最新動態喔!
    謝謝支持!